美少妇的哀羞 第四十章

    时间:2018-02-09 满足完了库拉,近乎崩溃的欣恬仍不敢相信自己被两条狗给上了,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和David快快乐乐的聊天,刚刚的剧变凌乱而片段,过度的残酷和刺激使它变得不真实。
      「这一定是恶梦……一定是梦……等一下就会醒过来……」虚弱的她辛苦的合着眼,不断安慰自己。一直到有几张手在摸她黏满精液的屁股和乳房,接着裘董扯起她的头髮强迫她面向灯光,她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残忍的事实!
      「小母狗!爽够了就不想动是吗?」裘董可憎的笑脸从朦胧中慢慢清楚。
      「我……我要告你……要告你们!你们别想没事!你们这些野兽!……」欣恬激动的玉体颤抖着,羞愤的珠泪无法抑制的滚落,虽然坚强的她没痛哭失声,但心碎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会心疼。只是面对眼前这些毁坏她一生幸福的禽兽,她竟想不出用什么话来骂他们才能发洩万分之一的屈辱,只能不甘而愤恨的瞪着裘董。
      裘董在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逼视下显得有点不自在,欣恬本来就带着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美感,面对她控诉似的眼神,会让人感受到特别强烈的愧疚和心慌。但裘董毕竟不是普通的恶人,不安的感觉在他心中一闪即逝,取而代之的是对欣恬羞恨愈绝模样感到更加兴奋的变态心理。
      「想告我是吗?嘿嘿……我帮你,还可以免费提供证物给你……」裘董从摄影师手中接过一卷带子,在欣恬眼前晃了晃道:「这是刚才你和你的狗情人交配的证据,等一下我就拷贝给你,你儘管拿去报警吧!我还想帮你发行地下版的A片呢!听说你下个月就要和David订婚了,不知道你未来夫家的其他男人看到这卷带子老二会不会翘起来……」裘董淫笑着说道。
      「你……你敢……」欣恬又急又怒,心里头全没了方寸,一张秀丽的脸蛋吓的失去唇色。
      「哈!我敢不敢,你试试看就知道!」裘董残酷的回答。
      欣恬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,无助和虚脱包围着她,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绝望,引以为傲的冷静和智慧早已不知何去,此刻的她完全成了被人欺负的小女孩,双唇开始哆嗦,眼眶泪水激增,好像就要失控哭出声来。
      「别难过,只要你听话,我有办法让你清清白白的嫁给David。」裘董看到这向来聪明的美女被他残忍羞辱到崩溃的模样,心中更升起胜利的满足感。
      「没办法了!David他……他已经看到……已经看到我和那两条狗……那样……呜……没有办法了……」想到亲爱的未婚夫以后不知会怎么想她,欣恬终于禁不住伏在桌上哭了起来。
      「放心,他已经昏过去了,我这里有一颗药丸,餵他吃了后,他会对之前发生的事记不太起来,到时只要跟他说因为那两条畜牲失控伤了他就好了。不要跟他提起你被那个,他会以为是自己在作梦。」裘董抚着欣恬滑顺的秀髮假惺惺的安慰。
      「我……怎么能这样骗他……都是你们这些禽兽害我的……」欣恬把脸埋在桌上直摇头,雪白柔美的身子因伤心哭泣而抽动。
      「臭婊子!你到底要不要!不要我就马上拷贝几千几万卷带子去发行!以你的姿色和大胆演出,保证不用一个月你就出名了!」裘董见她已失去主见,知道是威吓的时候,于是粗暴的扯起她的头髮凶狠的骂道。
    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」欣恬果然不像之前强硬,眼神也流露出乞求。
      「那你到底听不听我的安排?!」沈总打铁趁热的逼问。
      「……嗯……」欣恬没拒绝也没应允的哼了一声,马上又把脸埋下去更伤心的哭起来。
      征服了这个美女的意志,裘董满怀胜利喜悦的吩咐一旁助手:「把那个男人带去疗伤,顺便餵他吃了这个药!」于是昏迷的David被两个男人解下,扶往门外走去。
      「等一下!我也要去……」欣恬抬起挂泪的俏脸央求。
      「你还不行!」裘董截然的道:「还有好戏要让你看,看完自然会让你去见他。」
      「不行!我一定要去……」欣恬心急男友的伤势,眼泪又漱漱的掉下来,看在裘董眼里更不是滋味。
      「哼!你放心吧!他只是皮外伤死不了!我会让人好好包扎他,只要你安份的呆在这里,我保证他会没事。」裘董冷冷的道。
      「要是他有三长两短,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!」欣恬噙泪的大眼充满恨意的瞪着裘董。
      「放心吧!我还要去参加你的婚礼呢,不会让你少了新郎的!」裘董嘴里说着,心里想的是另一回事:「嘿嘿……他不会有事,不过你却注定是我的……」
      「那……那你叫他们解开绳子!让我把衣服穿上!」担心完情人,欣恬这时才想到自己还光裸裸的跪伏在桌上,肚子下的千斤顶也还在,维持着遭狗奸的样子,热辣辣的耻缝还在滴着狗精,用这种难堪到极点的姿态暴露在男人贪婪的目光下,顿时让她恨不得死去。
      「解开你可以,但是你今晚要坐在我怀里让我抱。」裘董无耻的涎笑着。
      「你别作梦!我情愿死在这里,也不让你这只猪碰我身体一下!」欣恬逞着报负快感当场羞辱了裘董,她已铁了心,就算会再被狗强姦、也不愿让这噁心的男人动她。
      「那你就趴在那里让人看个够吧!贱婊子!」碰到钉子的裘董恼羞成怒的骂道。
      几个男人们见有豆腐可吃,更凑过来贪婪端详她身体每一吋肌肤,倔强的欣恬竟真的宁可被公然狎视,也不愿开口求裘董,这些男人虽然不敢在裘董面前作得太过份,但仍不免趁机毛手毛脚,而且他们的目光不知已经把欣恬美丽的胴体强暴过几百次了,连鲜红肉洞里边的景象都无法倖免被看得透彻,面对这一切,欣恬唯一能作的只有紧闭双眸、咬着牙硬撑下来。
      「老裘!真有你的,这妞太正点了,表演精彩极了,害我吞了好几颗降血压的药。」朱委员摇晃着他肥大的身体走过来。
      「朱老您过奖了!大家能看得高兴就好,您带来的妞也不比这个贱货差啊!对了!接下来该看您的啰!」裘董淫笑着道。
      原来这个聚会每月固定有一次,这些有头有脸的人会轮流带漂亮的女人来作一些不堪入目、甚至是相当残虐的表演,而且大部份都是像小依和欣恬这种遭胁迫或骗来的清纯美女,他们觉得只有这种女人才能满足施虐的快感。
      「糟了!听你说我才想起来!我的小情妇到那去了?」朱委员忙回头用目光搜寻,这时有个保安人员半强迫的拉着一名美丽女子走来,正是朱委员在找的小依。
      「我们在门口遇到这位小姐,她说想离开这里,我看她是和委员一起的,所以没您允许不敢让她走。」保安人员向朱委员解释。
      「你们……太残忍了!我要离开这里……」目睹欣恬被狗强姦的冲击,小依脸色苍白、激动而颤抖的说道。
      其实她受的屈辱不比欣恬少,只是第一次看到女人被迫和狗交媾,心中难以平复,更害怕自己也会和那美丽的女子一样遭到那两条畜牲……
      「你做得很好!把她交给我,你可以回去了,等一下我有奖赏。」朱委员从那保安人员手中拉过小依。
      「放开我!」小依拚命的挣扭,还出手捶打朱委员,因为愤怒和嫌恶让她暂时忘了对这些男人的恐惧。
      「操你妈的臭屄!你下面在痒了吗?竟然敢反抗我!」朱委员粗暴的揪紧她的头髮对她咆哮!
      「让我走吧!我知道你们不会放过我,但是今天我真的不想留在这里……」小依红着眼眶,说话语气已不像刚才那么激动。
      「走?想让我没面子吗?人家裘董带来的女人表演得那么好,你也不能输人家。」朱委员怒声叫道。
      「不!让我走!我不是来作什么表演的!」小依又气又怕的想扳开朱委员的手逃离这个噁心之地。
      「可恶!你们还不上来把这个淫蕩女人绑上去!」朱委员差点制服不了用力挣扎的小依,在他疾声命令下,两个男人从光线昏暗的坐席间窜出来,原来沈总和JACK也到了!他们一上来就迅速将小依的手扭到背后让她无法动弹。
      「你……你们……」看到沈总和JACK,小依心中几乎已宣判了绝望,看来今晚又要面临更痛苦的凌辱了。
      「你要乖乖听话还是想吃苦头?」沈总在她耳边威胁着。
      接着JACK也说道:「小宝贝,想不想请你老公一起来看你表演啊?」
      「不!不要!」小依听到他们要找玉彬来吓得心都快跳出来!
      「那就听我们的摆布不准反抗!知道吗?」
      在他们威胁恫吓下,小依被推拉上了表演台,一条从上面垂下的绳子已在等着她。
      「不!我不要和狗作那种事!放我走……」小依以为自己将和欣恬一样惨遭狗交,忍不住又激烈挣扭。
      「你以为同一种戏会演两次吗?你要作的是另一种表演,想和畜牲作爱等下次吧!」沈总一边说、一边和JACK合力用那条绳子将小依的双腕牢牢捆绑起来。
      「你们到底要我作什么!」知道不是和狗作爱,小依先是鬆了一口气,但随即更加耽心起来,因为以这些人的作风,绝不会让她比欣恬好过,面对不可知的遭遇,恐惧正侵蚀着她的大脑和神经。
      不过她也没能力再改变一切,双手已经被捆绑,紧得连指尖都开始麻痺,还好那条绳子虽从厅顶悬下,但长度相当足,并没将她身体辛苦的吊起来,因此虽然手失去了自由,不过还能轻鬆的站着。
      「现在让大家欣赏你美丽的身体吧!」沈总和JACK蹲下去,一人一边的握着她双腿细踝。
      「你……你们别这样……我没说过要在这里作这种事……」小依羞急的直扭腿。
      「乖乖的,别乱动……」JACK握紧她的纤踝、略抬起她的脚,慢慢的脱下美丽脚ㄚ上的高跟鞋……
      「……别那样……」虽然只被脱掉鞋子,但小依已感到接下来会被一吋一吋剥光,果然沈总也如法炮製脱掉她另一只高跟鞋。
      「真想念这双美腿啊……」JACK陶醉的把脸贴在包着丝袜的匀直小腿上来回磨擦。
      「是啊,不管那时后捧在手里都觉的幸福……」沈总更索性抬起她裹着丝袜的孅足,把鼻子埋在柔软的脚掌心,用力嗅取性感的味道。
      「呜……不要……」在大庭广众下被两个男人把玩纤足玉腿,令小依产生异常的蕩漾心情,尤其脚心被揉得麻麻痒痒的,说不出是讨厌还是舒服。
      在她心猿意马之际,沈总和JACK很有默契的贴着两条美腿往上爱抚,手掌伸进温暖的大腿内侧,隔着丝袜、大腿内边的的触感柔软细滑而略带些汗湿。
      「啊!住……住手……别这样……别在这里……求求你们……」小依惊觉的想抽离双腿,但双腕被屋顶垂下的绳子捆吊在齐肩高度,她最多也只能在绳子长度许可的範围内移动。而讨厌的沈总和JACK,就像无尾熊一样一人一边的紧抱着她的腿不放,让她更是无力抵抗!
      眼看JACK已经在拉开她窄裙侧边的拉炼,「住手……别在这里……」小依惊慌的扭动屁股,但根本无济于事,随着拉炼被拖到底、窄裙无声无息的沿着腿滑到地上。
      「哇……好美的腿……」现场响起了讚歎声!
      「停下来……呜……」小依惊羞失措的夹着腿想往下蹲,但绳长有限、无法让她完全蹲下去,原本没被吊高的两条手臂却被自己扯直,整个人紧夹大腿屈着膝在上面扭动,姿态十分性感。
      「站好!别给我撒娇!」沈总双手抓着她的细腰强迫她站稳,小依两腿虽然勉强站直,但仍弯着上身任由绳索悬着双臂,试图尽量缩起身体。
      然而这些努力一点也不能摆脱受辱的命运,沈总的魔爪从她衣摆下伸入,直接抚触到细滑的柳腹。
      「住……住手……」小依红着眼眶直摇头,但是沈总的手指已经勾住腰际的丝袜头,紧接着慢慢往下拉……
      「不要……」小依惊觉丝袜正在被人褪掉,又急忙夹住腿往下蹲,但沈总动作更快,刷一声就把她的丝袜脱到腿踝,接着就和JACK两人合力将它从纤白的脚ㄚ上拉掉。小依感觉的下身凉飕飕的,两条腿已完全赤裸,只剩上衣下摆勉强遮住臀部。
      「嘿嘿……接下来……」JACK绕到前面去解她上衣的钮扣,沈总留在后边抚摸她大腿和屁股,一双手又慢慢移近蕾丝内裤的裤头,小依知道不久后她就会赤条条的暴露在这表演台上。
      「不要!住手……别脱我衣服……」她噙着泪作无谓的扭动挣扎,但根本阻止不了他们的行为,雪白姣好的身体终于残酷的展现在数百只贪婪目光下。
      沈总高高拿起那条铺着卫生棉的蕾丝内裤,怵目惊心的血渍让所有男人都知道这条小裤子的可怜主人月经来了。
      「怎样?我带来的女人还不赖吧?」朱委员得意的问身旁的裘董。
      「岂止不错!简直正点极了!听说她是人家的妻子,还是少妇的味道最迷人啊……」裘董看得目不转睛,不停的吸吐雪茄。
      正当他沉迷在小依美丽的身体时,不远处突然传来欣恬悲愤的尖叫,原来有人愈来愈大胆,已经摸到她大腿根部,欣恬怎能忍得下这种羞辱,正激烈的扭动身体反抗。
      「嘿嘿……原本我很不爽这个婊子要和别的男人结婚,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……让她当别人的妻子,我再来尝尝玩别人老婆的滋味。」裘董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,想到有少妇韵味的欣恬一定比现在更迷人,裤裆又胀了起来。
      这时台上又有更让人脸红心跳的发展,JACK从表演台另一头拉过来一条带勾的细绳,沈总强迫小依弯下腰抬高屁股,然后把勾子勾在她菊丘的穿环上。由于细绳的另一头也绑在屋顶,小依等于被两条绳子一前一后的晾在表演台上,粗的绳索将她双臂朝前拉直吊起,细的绳子从另一个方向提起她的屁股,原本还自由的双腿现在只能辛苦的踮着脚趾站,身体的曲线因用力而显得更紧致迷人。
      「不……要……这样……呜……好……痛……」刮约肌被勾起的滋味十分难受,小依痛苦的摇头、靠着那几根秀气的脚趾吃力撑在地上踏来踏去、根本无法站稳。
      「想舒服一点是吗?」JACK抬起她的下巴问道。
      「呜……」小依辛苦得眉头紧揪,咬着唇根本无法答话。
      JACK嘿嘿的冷笑,绕到后面将勾起她菊丘的绳子放长一大段,让她双膝勉强可以跪到地板,虽然身体还是被绳子两头扯着,但和刚才的处境比起来已是莫大的恩惠,接着又有人将吊起她手臂的粗绳也调长了一截,小依总算能稍微伏跪在地上残喘。
      但才喘没几口气,沈总又不知从何处捧来两颗带炼的小铁球,他分次将炼头勾在小依一双嫩乳尖端的穿环上,然后小心将铁球放到地上,原本垂在胸下摇颤的乳房立时被扯成尖锥状。
    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小依被迫要把上身往下沉免得乳头被扯痛,但手臂仍被绳子拉紧,屁股也得抬起来,背脊和臀部呈现诱人而残忍的起伏弧线。
      「你知道把你弄成这种样子要作什么吗?」沈总蹲在她面前、拉起她的头发问道。
      「不……知道……呜……好……好难受……鬆开我……」小依辛苦的呻吟,光洁无暇的裸背布满了晶莹的细汗。
      JACK手里捧着一盒土黄色的鸡蛋蹲到沈总旁边,对着连睁开眼都有困难的小依道:「我记得没错的话,你的肛门应该没被我们开发过吧?想不想用用冰冰滑滑的生蛋清试试看浣肠的滋味呢?我想应该很舒服的……嘿嘿……」
      「呜……」小依闻言脸色骤变,恐惧使她张着嘴却叫不出声,身上美丽的刺青因肾上线素激增而慢慢浮现出来。
      「天哪……我没看错吧……她……她的屁股是不是有一朵花……」
      「是啊……太神奇了……看!乳房也有!……我快受不了……太迷人、太诱惑了……」
      ……
      男人们像遭电殛似的瞠目结舌。朱委员得意的向他们介绍这是名家的杰作,但根本没人听得进去,所有注意力都在小依美丽的裸体上。
      「不要浣肠……不要动那个地方……我身体全都给你们了……求求你们放过我那里……」小依激动害怕的直直向沈总和JACK哀求。但JACK已开始在她面前将一颗颗蛋敲开,「一颗、二颗、……」他边打边数,一共打了五颗黄澄澄的生蛋在大碗里。
      「嘿嘿……介绍一下,这可不是普通的鸡蛋,看!它们的蛋清和卵黄是这么饱满有弹性!就算用针筒从你的肛门打进去也不会散掉。」JACK还拿到小依面前向她介绍。
      鸡蛋浓烈的腥味让她作呕,想到这些滑不溜丢、非固非液的冰凉稠物要全部注入她的直肠,小依连想哭都快哭不出来。
      「不过我们不会老套到用针筒打的,我们今天用这个……」他从身后拿出了一支有长长斗管的磁漏斗。
      「不!不要!……」小依一看到那根可怕的东西马上吓得哭出声来……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av天堂2014_国产情侣av偷拍视频_夜狼在线av免费视频_影音先锋av资源网撸色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